管清友:实施T+0、取消涨跌幅限制需要稳妥推进

原创 PC4f5X  2020-12-14 11:45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网易财经联合主办的202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于12月13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格局 新开放 新机遇》。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资本论坛圆桌对话环节表示,传统股市危机和金融危机形式变了。过去是机构出问题,股市崩盘,现在只要有这样的苗头,马上向市场无上限注入流动性,以长远社会危机来代替短期机构危机和市场危机。

对于股市“去散户化”,管清友表示,中国投资者是一群最可爱的人,讲规则、不闹事、愿赌服输、勤劳、勇敢、善良、好赌。我们也做过一些研究,成熟股市去散户化都经历了很长时间,都是几十年。怎么实现去散户化?他坦言,就是亏出来的,亏到真的不敢进市场。

对于实施T+0和取消涨跌幅限制,管清友认为,监管和专家充满了父爱主义,生怕股民亏钱,但最后还是亏钱了。这需要稳妥推进,配合交易层面、发行层面的改革。

最后,针对“社区团购”,管清友表示,不同社会阶层需求不同,一部分人认为社区团购很好,在家里可以方便地买到药、买到菜,还很便宜;另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互联网巨头按照原来的方式进入这个领域,意味着社区小商贩没饭吃了。管清友表示,这其实涉及到公共政策的问题,是政策制定中对不同社会群体、不同社会阶层利益优先排序的问题。

以下为现场实录(实录全文):

管清友:非常荣幸,今天是客串,其实我不太会主持,但见到很多老朋友,原来他们发给我一个标准提纲,我后来看了看,有点宽泛,跟几位商量,我们今天稍微聚焦一下,主要还是说说市场,刚才曹老师和贺老师就资本市场30年都做了非常详细的讨论,在场各位应该也都非常关心大家对于今年怎么看,特别是明年怎么去做,来之前网易的团队就说把明年的事给大家理一理。

现在分歧比较大,我觉得主要是两个分歧:一个分歧是2021年下半年经济复苏能有多大的持续性;第二个是大家对于四季度风格转换,从估值催生到业绩拉动的转换能持续多久。这是我目前观察到的所谓分歧。

管清友:刚才三位说的我简单总结一下,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从经济复苏的持续性来讲,认为至少可以持续到明年二季度,从股票市场来讲,按照以往特点,股票会走得比经济要快一点,也就是说在一季度。在“两会”前后,无论是魏博讲的“周期复辟”还是德伦讲的“继续看好周期类板块”,基本走完,这是目前的判断。

根据以往我的从业经历,现在我看大家基本还是形成共识的,这个共识按照以往的经验,一致性预期一般都是错的,我们拭目以待。

管清友:我觉得超则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听出来没有,对于新经济的长期看好,包括我们认为它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基础设施升级,这个大家没有疑议,但她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谓传统行业和新经济已经在融合了。我们今年可能还能再说说周期类板块、周期复辟,我觉得可能在未来某个时点,没有所谓新与旧之分了,它本身应该是融合的,或者说,未来我们看到资本市场上这些行业可能要重新划分,比如现在有申万的、中信的行业划分标准,未来在很多行业划分上需要重新梳理,当然这是后话了。

也就是说,新经济领域里各个业态在慢慢发生变化,并且与原来我们脑海中或话术中的行业在发生融合,未来某一天资本市场可能看待这些行业的视角、表达的话术要发生变化,对于宏观策略的研究也是一个新问题、新课题。

管清友:我们也听听别人的观点,完了之后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刚才董老师提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个就是不差钱,我们这几年讨论养老金入市讨论了好多次,养老金可以以不同的形式入市,公募、私募基金,这个其实已经入市了。但是也有一种说法,说养老金是中国老百姓的“保命钱”,中国股市的状态还是要慎重。也有人讲很多机构变成了“大散户”,这种说法也是有的。

管清友:王博提到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我不知道各位了解不了解这一点,我恰好稍微知道一点点,因为我博士后报告是《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问题》,所以碳中和非常重要,碳中和如何折射到二级市场?为了完成国家目标,势必要求各个行业要严格按照碳中和分解的指标去落实,这意味着什么?达不到条件、达不到这个指标的企业会被直接关掉。要么就是增加投资,这个问题其实挺重要的,因为我们今年已经正式提出了碳中和的目标。

刚才几位谈到的问题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我们沿着这个问题继续说,我想请超则和德伦说一说,大家谈到了中国股市和美国股市的问题,王博和董老师说的,中国股市像2015年,美国股市明年非常危险,魏总没有明确表达观点,待会儿可以说一说。但是这里需要说一下,这几年预测美国股市寒冬的比较多,结果发现正确的不多,美国经历了十几年大牛市,统计下来看,美国股票市场走势基本和上市公司盈利能够一致,比中国这两个指标的匹配度要好,但是我们同时发现,美国股市主要是前五家带动的,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美国股市还能不能不涨下去?王博比较悲观,说2021年可能是美国股市顶点,我不知道,我不大敢预测,因为我经常预测错。但是现在也有另外一个问题,现在看股市危机也好,金融危机也好,形式已经变了,过去是机构出问题,股市崩盘,现在只要有这样的苗头,马上向市场无上限注入流动性,传统股市危机和金融危机形式变了,以长远的社会危机来代替短期机构危机和市场危机。这是现在理论上的说法。

管清友: 2015年的时候就有人讲过,“宏观已死 策略已死”,行业分化如此严重,上市公司之间的分化如此严重,以至于宏观研究员都像魏总一样去干投资了,发现从资本市场本质的发展变化来讲,选标的本身已经远远大于判断周期波动以及板块轮动的重要性,2015、2016年我们说中国投资者把美林时钟玩成了电风扇,转得特别快,这是后话,这是理论问题。

管清友:我在市场上也工作多年,有几点体会:我们观察,中国投资者其实是一群最可爱的人,讲规则、不闹事、愿赌服输、勤劳、勇敢、善良、好赌,我们又处在特定土壤上。我们也做过一些研究,成熟股市所谓去散户化都经历了很长时间,都是几十年,怎么实现的去散户化?就是亏出来的,亏到你真的不敢进市场。你看美国市场,包括中国台湾地区的市场,真的是亏到你自己不敢再进这个市场。

管清友:刚才几位都对这个问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总体上都是支持的,估计也没有人敢反对。我今天身为主持人就不表达自己的观点了,我近期在一些平台上也说了一下自己的观点,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既然他们都表达了对于所谓反垄断的支持,我要说一个特殊情况,比如关于社区团购,其实这里头有不同社会阶层不同的需求,或者是不同的观点,一部分人认为社区团购很好,我在家里可以很方便地买到药买到菜,还很便宜;另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互联网巨头按照原来的方式进入到这个领域,一定意味着原来社区小商贩没饭吃了,就变成了“打工人”。后来我们也在很多场合讨论,争论非常激烈,最后结论是什么呢?它其实涉及到公共政策的问题,而公共政策无所谓完全的对与错,它主要是涉及到政策制定中对不同社会群体、不同社会阶层利益优先排序的问题。这是我们后来讨论下来的一个结论,今天我就不说了。

管清友:国内从1995年以后一直在争论,我基本发现一个特点,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大家都是站在广大股民立场上,最后亏钱最多的还是广大股民,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特点。

监管层也好、专家也好,其实都充满了父爱主义,生怕股民亏钱,但最后股民还是亏钱了,这事我倒也基本同意刚才几位嘉宾的意见,是个趋势,确实要稳妥推进,它需要配合很多交易层面、发行层面的改革,当然好在我觉得这几年以股票市场为代表的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速度在提速。

我们这一Part讨论临近尾声,我简单做三点总结:

1、大家都充分认识到中国作为一个资产高地,无论是从零利率、负利率的维度,还是中国经济发展可持续性的维度,这是有共识的。

2、大家对于明年经济复苏的节奏,市场运行的特点总体形成了一些共识,也有一些差异,比如明年上半年经济复苏是比较强劲的,总体是前高后低。股票市场的表现,周期类板块至少在春节前应该还是可以延续的,这是共识。刚才也说了,以往经验告诉我们,一致性预期一般都是错的。

3、大家对一些具体问题我想也已经形成了共识,无论我们刚才讲到的对于平台型经济的监管,还是交易制度。无论如何,中国资本市场今年正好是30年,确切地说应该叫两个交易所建立30周年,未来10年里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确实有一波所谓资本市场的红利,我也希望和大家一起抓住这波红利,同时也祝大家好运。

谢谢几位嘉宾,也谢谢各位的认真聆听,我的任务完成了,谢谢。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本文地址:http://www.xfxseo.com/1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