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游戏驿站:空头之死

原创 PC4f5X  2021-01-29 00:41 

“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太疯狂了。”

北京时间1月27日晚间,紧盯“妖股”游戏驿站(GME.NYSE)的一位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出如此感慨。

连续4日暴涨、股价一路从39.23美元飙升至147.98美元,27日早些时候,游戏驿站的异动已经吸引了大量目光。“简直就是上演‘干掉大空头’。”一位关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道,“感觉都可以拍电影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只4个交易日涨幅近3倍的股票,在第五个交易日的走势如何延续?答案很快揭晓。游戏驿站以354.83美元的翻倍价格开盘,至北京时间28日凌晨美股收市,其股价涨134.84%至347.51美元,盘中一度涨幅达到155.12%至377.52美元。

在美国散户疯狂抱团下,一周之内空头铩羽而归。被视为金融精英的华尔街,“草根”散户穷追猛打上演一出史诗级逼空。有人甚至将此次散户与对冲基金的对决,视为线上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散户集中营WSB最新一周新增了100万个用户。

不过,在27日隔夜狂飙之后,“散户概念股”开始退潮,昨夜暴涨的游戏驿站、AMC院线盘后下跌15.97%和26.58%,Express和黑莓则下跌23.56%和9.84%。但散户还在游走,他们如鲨鱼般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散户集中营暴打空头

自1月12日以19.96美元开盘以来,短短11个交易日,游戏驿站涨幅已超过16倍。

在此期间,美股散户功不可没。

事实上,除了游戏驿站之外,27日多个股票也遭到散户爆炒。游戏装备公司Corsair Gaming(CRSR.NASDAQ)同日盘中一度上探28.96%至49.56美元,AMC院线(AMC.NYSE)亦被爆炒,前一日收盘价仅4.96美元的AMC一夜间暴增301.21%至19.9美元。Naked Brand(NAKD)暴涨252.23%,成交量达23亿多美元,较前几日放大数十倍。

同样是散户抱团目标的Express(ESPR.NYSE)、黑莓(BB.NYSE)昨夜一度暴涨超214%33.44%

不过从基本面来看,此次散户与空头对决的焦点——游戏驿站并不是优质标的。

作为游戏实体店,游戏驿站从事销售视频游戏硬件、物理和数字视频游戏软件、配件及电脑娱乐软件等。近年来,游戏驿站受到线上零售业态的冲击,其业绩持续不振。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游戏驿站年度亏损分别达到6.73亿美元和4.71亿美元,2019年营收亦大幅下滑21.96%至64.66亿美元。2019年底,游戏驿站股价一度下探至3美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垃圾股,面临着即将退市的命运。

在此背景下,2020年,对冲基金在游戏驿站店内游戏销售下滑之际大举押注空头头寸,使该公司成为2020年底全球被卖空比例最高的股票之一。资料显示,2020年10月16日,该公司空仓比例已超过流通股数。

然而,转折发生于今年1月11日。彼时,主动投资者、前宠物电商Chewy的创始人Ryan Cohen宣布加入游戏驿站董事会,并大举购买游戏驿站股票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前Ryan Cohen曾致信游戏驿站董事会,督促其进行战略转型,将公司做成游戏界的亚马逊。

1月12日,游戏驿站的股价反应一般,收盘19.95美元微涨0.05%。不过与此同时,被视为散户大本营的Reddit论坛WallStreetBets(简称WSB)分区内,众多美国散户正在摩拳擦掌。在这些散户的观念内,只要将游戏驿站的股价推高后,空头会迫于压力回购股票,从而进一步将股价拉升。

WallStreetBets1月13日,行情正式启动。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游戏驿站分别上涨57.39%和27.10%,至14日收盘达到39.91美元。此后更是多日上涨,至27日收盘达到347.51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在股价上行过程中,1月19日,著名空头香橼在社交网站上表示,购买游戏驿站的投资者将成为输家,公司股价将迅速回落至20美元/股。没想到此言反而点燃了散户们的怒火,他们纷纷号召继续购买。

1月21日,香橼合伙人Andrew Left继续发布了一个视频,阐述自己看空游戏驿站的五个理由。然而此举最终彻底激怒散户投资者,开启疯狂买入模式,22日游戏驿站股价暴增了51.08%。

同日,由于原社交账户遭到攻击,香橼不得不重新开设账号,并表示不再就游戏驿站发表意见。至此,散户对决空头取得阶段性胜利。

游戏驿站散户的狂欢之后,留下的是空方累累白骨。根据S3 Partners的数据,空头27日在游戏驿站上损失达到143亿美元,25日和22日分别亏损9.17亿美元和16亿美元。传说空头基金Melvin Capital因此甚至申请破产,但被否认,不过损失惨重必然是事实。

占领华尔街运动?

“这是A股变美股、美股变A股的节奏?”面对美股异动,有A股投资者戏言道。

2021年开年以来,A股行情大盘普涨的同时大量个股下跌,垃圾股更是跌跌不休,少数龙头股则支撑整体走势,价值投资趋势明显。与此相对,曾被视为更偏重价值投资的美股市场,如今却上演A股曾经经常出现的“游资爆炒题材股”一幕,垃圾股股价飞天,不禁令人大跌眼镜。

不过,此次美股散户与空头的史诗级对决,已经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于当地时间27日表示,拜登团队“正在关注”游戏驿站的情况。

普萨基称:“我们团队,包括耶伦部长及其他人在内的经济团队正关注形势。”围绕这家视频游戏零售商股票的异常交易,“很好地提醒了人们,股市并不是衡量我们经济健康状况的唯一指标。”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Warren则表态称,游戏驿站的交易凸显了美国证交会采取行动的必要性,投资者把股票市场视作私人赌场。

对于近期游戏驿站股价异常波动,纳斯达克交易所首席执行官Adena Friedman 2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我们会监控社交媒体上的言论,如果发现言论与股票的异常表现相关,就会暂停股票交易。”

不过,一方面是监管层及华尔街金融精英严阵以待,另一方面,一些投资人士驳斥了华尔街对散户抱团行为的批评。前脸书高管、风投公司Social Capital CEO查马斯·帕里哈毕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股散户投资者的研究水平不逊于机构,游戏驿站的暴涨也是继特斯拉之后,个人投资者对抗空头的又一例证。

资料显示,特斯拉股价在2020年暴涨超过700%,自2010年上市以来股价已飙升130倍以上,远远跑赢整个美股市场,并不断打破华尔街预期。然而讽刺的是,此前由于持续亏损、电动车出货量不及预期,特斯拉长期以来也一直是华尔街看空的对象。

查马斯·帕里哈毕提亚进一步指责称,允许对冲基金以140%的股票做空游戏驿站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规则,“对于一个普通投资者而言,这没有任何意义,但对于华尔街而言,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玩的游戏,现在这个游戏被摧毁了。”

查马斯表态称,围绕游戏驿站以及AMC等股票的热炒,不仅仅只是交易投资层面,更是一场散户对华尔街的反击。

下一个WSB概念股?

无论美股散户逼空机构孰是孰非,热潮之下,散户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就此,D.A.Davidson分析师Rishi Jaluria认为,FASTLY INC(FSLY.NYSE)、J2全球通信(JCOM.NASDAQ)、CyberArk(CYBR.NASDAQ)和SailPoint(SAIL.NYSE)可能成为“下一个游戏驿站(GME.US)”。

该分析师强调,FASTLY的空头权益约占发行股份的16%,SailPoint在安全领域拥有"最高"的空头权益之一,CyberArk则有大量未平仓的空头头寸。因此,这些股票也有望成为潜在逼空候选股。

不过,相较于此前WSB概念股而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注到,Rishi Jaluria提及的几只股票成本均不低。FASTLY目前股价为108.98美元,J2全球通信股价为105.86美元,CyberArk和SailPoint的股价分别为162.3美元和52.64美元。

与之相比,无论是游戏驿站、AMC院线或是黑莓、Express,其近10个交易内的成本价均为2美元至20美元之间。在散户逼空的逻辑中,成本越低,才越容易利用衍生品及杠杆交易机制等掀起大幅波动,从而战胜机构。

同时,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此前公开评论称,游戏驿站股价暴涨未必是投机的结果,而是其估值本来就过低。

“其实,GME从去年索尼微软开始重新在游戏机装储存就开始动了。因为这个公司的主要收入就是买卖新、旧游戏盘,而不是纯线上付费模式。游戏机重新装入储存意味着公司的生命周期延长。”洪灏分析称,“同时,暴涨前GME账上有足够的现金买下整个公司的市值,同时做空比例却占了股票数的一半。只要公司出任何盈喜,这个局注定要轧空。”

在洪灏看来,认识到公司低估值是对于价值的最基本的认知;认识到公司经营模式的改变是对于价值的第二层认知。认识到这些信息和市场的交易模式,以及最后产生的必然结果,是对于价值的第三层认知。

(原标题:疯狂的游戏驿站:空头之死)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本文地址:http://www.xfxseo.com/18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